市民王先生称

2021-01-08 09:47

对于多地开展打击专车非法营运一事,专车运营企业纷纷澄清。快的公司公关总监叶耘表示,一号专车属于新兴的约租车领域,公司本身并不拥有车辆和司机,而是通过与正规汽车租赁公司和劳务公司合作来为乘客提供服务。滴滴方面表示,滴滴专车业务一直坚持与正规的租赁车公司合作,提供公开、透明、合规的出行服务,这和没有服务规范、没有定价标准的黑车截然不同。aa租车也强调,所属宜租集团为全国车辆资源排名第三的租赁公司,从车源上给予aa租车很大的保障。

在做专车司机之前,张师傅是开出租的。说起换工作的原因,他的答案是“想换一种生活方式”。张师傅给记者简单算了一笔账,每做一个订单,收入的八成归司机,每天做满13单,打车app会有奖励,照此计算,如果做够13单,除去油费等各项开销,每天收入在350元左右,一个月干满30天收入可以上万元。张师傅称,相比开出租,开专车时间更加自由,不过也更累一些,遇到订单不好抢的时候,为了达到公司规定的奖励下限,常常会干到晚上才能收工。谈及部分城市最近开始叫停专车,张师傅表示不担心,“如果深圳也叫停了,大不了我再换一份工作”。

据了解,在深圳市场上活跃的专车服务品牌包括易到用车、aa租车、优步、一号专车、滴滴专车等。记者体验发现,相比普通出租车,各类专车通常采用20万元以上的车辆运营,在服务方面也更为体贴细致,例如上下车时,司机会主动为乘客开门、搬行李,乘车过程中,会主动询问空调冷暖,是否愿意听音乐,以及为乘客提供饮用水、纸巾、充电器等物品。而在价格方面,专车定价比普通出租车明显偏高,即使是在有优惠券的情况下,中等距离乘车,专车价格比打车依然要贵四成左右。

作为一项新生事物,各类专车自去年下半年开始,较多地出现在市民日常生活中。出于运营安全、维护出租车行业秩序等考虑,已有多个地方先后将专车服务“拉黑”。

越来越火的专车服务,在全国多个城市遭遇政策瓶颈,被作为非法营运予以打击。记者1月14日采访了解到,深圳官方目前对此态度尚不明晰。

在争议声中,国家交通运输部公开表示,“专车”服务对满足运输市场高品质、多样化、差异性需求具有积极作用。各类“专车”软件公司应当遵循运输市场规则,承担应尽责任,禁止私家车接入平台参与经营,让使用“专车”服务的乘客出行更加放心。

漫画:定性 近期,上海、北京等城市的交通部门陆续开始对利用手机软件从事运营的社会车辆进行处罚,理由是“变相为乘客提供了‘黑车’”,这引发很大争议。新华社发

嘀嘀打车公共总监王卫东表示,打车软件并不是和出租车抢生意,而是提高市民出行效率。根据公司调查,滴滴打车平台上约有30%的打车需求难以得到满足,这不是平台的问题,而是因为出租车太少,专车服务可以填补这些空缺。另一方面,现在市民收入越来越高,对个性化出行、品质化出行需求越来越强烈了。快的打车方面认为,专车定位在中高端用户,和出租车针对的用户群不同,两者是互补关系。在出租车的基础之上,专车有效地提高了城市交通的运能和整体社会资源的使用效率。

各家专车运营企业都强调与正规汽车租赁公司合作,但业界对此争议不断。实际上,在58同城、赶集等网站上,可以轻易搜索到多家租车公司的司机招聘广告,其中不少打着滴滴或者快的的名号,明确要求“招聘带车司机”,其中不少信息的发布时间在2天以内。记者以咨询者身份随机与其中一家汽车租赁公司联系,其工作人员称,要求车辆是粤b牌照,车辆行驶里程需在5年10万公里以内,司机驾龄3年以上,并强调得会操作智能手机,注册等相关事情公司会帮忙完成。

深圳对于专车服务如何界定,行业如何监管?记者本周初致函深圳市交通运输委,截至发稿时仍未获得正式答复。滴滴专车、一号专车等经营活动在深圳照常开展。

专车服务推出市场已有半年,近段时间却因几个城市的叫停成为业内关注的话题。1月12日,两篇长微博几乎同时出现在两家打车app公司——滴滴与快的的官方微博里,首次谈及外界关于“专车是否是黑车”的争议。

去年底,上海市交通委率先明确专车是黑车,并查扣了12辆专车,其中5辆车的驾驶员被行政罚款各1万元。上海市交通委表示,未来将按照相关条款,对未遵守客运出租汽车调度服务规范、未提供相关驾驶员和车辆信息或者为不具备营运资格的驾驶员或者车辆提供召车信息的服务商,处以3万元以上10万元以下的罚款。随后,在今年1月份,沈阳、北京、武汉、济南、宁波、广州也纷纷将多例专车服务认定为非法营运,引起坊间热议。

金融业从业人员罗小姐表示,自己多次使用专车,尤其是在早晚高峰期,或者在偏僻一点的地方打不到车的时候,专车可以很好地“补位”。媒体从业人员陈小姐表示,相比出租车司机,专车司机服务态度更好,车况较新,车内环境整洁,因此如果是带老人、小孩出行,会优先考虑乘坐专车。

曾从事汽车租赁的何先生说,许多汽车租赁公司并没有那么多的自有车辆与打车平台合作,因此采取吸纳私家车“挂靠”的方式。这种情况行业里并不少见。理论上讲,正规的租赁汽车是由汽车租赁公司购买,登记在公司名下,而私人挂靠车辆没有过户给租赁公司,其性质依然是私家车。私人带车从事专车服务,就是“黑车”洗白。

的士司机谭师傅表示,以后如果出租车生意受到冲击,自己可能改行做专车司机。实际上已经有朋友转行了,收入更高、劳动强度更低,让不少司机都挺动心,只是管理部门对这个行业定性还不明晰,觉得有风险。

1月8日,交通运输部公开表示,当前各类“专车”软件将租赁汽车通过网络平台整合起来,并根据乘客意愿通过第三方劳务公司提供驾驶员服务,是创新服务模式。快的方面昨日向记者称,希望有关部门能给出更清晰的行业规范,以帮助企业快速发展,更好地为用户服务。滴滴称,非常支持和认可交通运输部的这一说法。滴滴会与各地交委与汽车租赁公司保持密切联系,构建更加完善的监管体系,在专车运营的时候能够提供更加安全可靠的模式。

1月12日,两家打车app公司通过官方微博发声,首次对外界关于“专车是否是黑车”的问题表态。其中快的在这篇名为《1号专车180天了,我们想和你谈谈》的文中透露,公司会继续完善服务,方便消费者出行。

目前,深圳主管部门尚未将专车服务定性为非法营运,记者采访发现,深圳市民大多对专车服务表示认可,也有人指出其背后的安全隐忧,呼吁主管部门尽快完善相关制度,加强行业监管。各专车公司则纷纷推出保险“先行赔付”的方式加强安全保障。

多家专车公司在接受深圳商报记者采访时,都强调自己是与具备资质的正规汽车租赁公司、劳务公司合作,并不属于交通部门打击的“非法营运”范畴。但记者也发现,网络上多个深圳汽车租赁公司正打着“滴滴”、“快的”的旗号,招聘“带车司机”。如何有效防止“黑车”洗白,成为摆在政府主管部门面前的一道新课题。

不过,“的哥”们有不同看法。 的士司机刘师傅向记者表示,“他们说客户群不一样,但高端客户也是客户啊。原先那些高档酒店客人去机场、高铁站都是打车,现在有的就改坐专车了,所以对我们还是有影响。” 的士司机姚师傅认为,开出租车需要专项经营许可,司机要承担较高的份子钱,主管部门还有严格的管理条例对其进行监管,而专车定价高、司机待遇丰厚还不受监管,显然存在不公平。

专车司机蒋师傅开专车有两个月时间,“干这行只要你努力,月入上万元肯定是有的”,他说。如何称得上“努力的专车司机”?蒋师傅说,一要早出晚归,二要不计较。接到较早的订单,他七点多就出门了,晚上往往要到九十点钟才能下班,“中午能偷空儿回家给孩子做顿饭就不错了”。蒋师傅说自己不太挑单子,即使空驶上好几公里才能接得上客户,他也愿意干。蒋师傅说,自己每天能接到20个左右的订单,这在同行中算不了什么,一天接上30单的才称得上“超人”,不过付出的代价是早上三四点就得出门。

市民王先生称,自己乘过一次专车,司机态度虽好,但有绕路的嫌疑。虽然司机事后解释称,近路可能会塞车,但他认为缺乏说服力。王先生认为,如果乘坐专车发生交通事故,或者出现纠纷,乘客权益往往难以保障。

1月以来,国内多个省会城市,一度出现了出租车司机罢驶事件。媒体将其原因归结为,专车冲击和“份子钱”双重压力。对此,“专车”方面有不同看法。

针对市民担心乘车安全缺乏保障的顾虑,各专车公司纷纷表示,将通过保险赔付的方式强化保障。记者获悉,“一号专车”近日成立了一亿元的乘客“先行赔付”基金,并且和中国平安保险公司达成了有关合作框架,对使用专车服务的乘客在营运过程中发生的保险事故,由该基金先行赔偿,以提高乘客的安全保障。“滴滴专车”也表示,在服务过程中,如果出现事故,车辆责任由租赁车公司及车辆保险来赔付;驾驶员责任由劳务公司来赔付。(记者 肖晗 陈姝)

市民黄先生认为,专车是移动互联网创新背景下的未来出行趋势,“就好像原先也说嘀嘀打车影响开车安全,让老人打不到车,试图一禁了之,结果却是越来越多的人使用,连我快70岁的妈妈也开始用了,因为用了你就容易打到车。”因此,当务之急是,有关部门尽快完善对新行业的监管制度,既有效防止“黑车”洗白,又保障乘客权益。